说推网

猿辅导融资12亿美元、掌门教育融资4.5亿美元,怎么都不嚷嚷了

说推 发布于 10月21日 阅读 34 本文共162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5分钟。

猿辅导融资12亿美元、掌门教育融资4.5亿美元,怎么都不嚷嚷了 网络快讯 第1张

日前,有媒体报道,掌门教育获新一轮超4亿(4.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软银愿景基金、元生资本、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和CMC资本等。

随即,又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作业帮启动新一轮融资,计划筹资6.5亿美元,目标估值为100亿美元。方源资本、软银、红杉资本中国和老虎全球管理公司在内的现有投资者正计划参与其最新一轮投资。

而在9月初,媒体还曾报道,猿辅导即将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融资。腾讯、高瓴、博裕资本等股东均参与这一轮融资。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猿辅导并未官方宣布该轮融资的消息。彼时,猿辅导只是以不予置评予以回复。同样,面对新一轮融资的消息,掌门教育、作业帮也采取了不予置评的态度。

无论是猿辅导、掌门教育,还是作业帮,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2020年3月,猿辅导完成一轮10亿美元融资,细数下来应该是G轮融资;2020年6月,作业帮完成了7.5亿美元的E轮融资。同样,掌门教育在2019年4月完成了E-1轮3.5亿美元的融资。由此可见,与互联网经济发展相一致,在线教育的发展离不开资本的大规模助推。

猿辅导融资12亿美元、掌门教育融资4.5亿美元,怎么都不嚷嚷了 网络快讯 第2张

几天前,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都不禁慨叹,今年,大量的资本涌入教育,单笔最大投资额超过15亿美元,“这个在教育领域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然而,资本涌入在线教育市场,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获利退出”。目前来看,众多在线教育机构距离大规模盈利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也就是说,不少在线教育机构依然依靠资本的“输血”才能可持续发展。

与此同时,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大战此起彼伏。据称,仅今年暑假,在线教育行业广告投放总额超过60亿元。但是,各家在线教育机构所公布的“战绩”均颇为靓丽。为此,在线教育机构的“烧钱”大战仍将“血战到底”。

事实上,“互联网+”最终形成的商业模式,理应是对传统行业的“破坏式颠覆”。可是,自从2013年开启中国在线教育元年以来,尽管在线教育机构层出不穷、在线教育投资纷至沓来,但传统的教育培训机构似乎并为被“颠覆”,以新东方、好未来为首的教育企业甚至还与“互联网+”共舞。

这种局面造成的形势是,在线教育机构不得不继续大把“烧钱”,各路资本不得不继续大把“输血”。在看明白在线教育领域的走势之后,俞敏洪更是以看客的心态发表自己的看法:资本看到了在线教育的发展,从而进行大规模投入,这不仅为老百姓提供免费课程,而且也促进了中国经济的繁荣、中国产业的兴旺……

在此之前,在线教育机构无不将融资当作一场“盛宴”。可是,时至今日,融资的热情仍在,融资的负担日重。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因而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投资”。

时下,在线教育机构们对于融资的不予置评,最大的可能应该处在博弈的过程,即投资与回报的问题。个中是怎样的结果,外界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资本是非常嗜血的,即便当年如日中天的俏江南,最终也落得个一无所有的下场。

作为国内一度最知名的餐饮品牌,俏江南2007年销售额达到10亿元。2009年,其创始人张兰以约25亿元的身家跻身富豪榜。

2008年前后,张兰打算通过资本运作实现俏江南上市,完成财富的“质变”。于是,张兰与鼎晖创投开始接触。鼎晖创投投资2亿元,占股约10.5%。

由于种种原因,俏江南的上市计划并没有顺利进行。然而,张兰与鼎晖合作之时,曾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如果俏江南不能在2012年底上市,张兰将需要以高价从鼎晖买回她的股票。

随着上市计划失败,张兰迫不得已引进了欧洲私募股权基金CVC,并宣布以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俏江南83%的股份,以至于俏江南实际控制权旁落。

最终,张兰与CVC发生冲突,不得不退出俏江南的董事会。俏江南完全被CVC收购后,业绩直线下滑,一个本土品牌随之慢慢“消失”。

以此为鉴,可以想见,尚难盈利的在线教育企业,一方面,期望获得资本的持续投入;另一方面,又担心失去经营管理权。在这种情况下,在线教育企业们更希望高调做事情,低调谈融资。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