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推网

创业20年,他见证韩国东大门变迁史,中国人买走九成出口货

说推 发布于 10月19日 阅读 54 本文共2975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8分钟。

韩国人李震一亲眼见证了东大门,从一个本地线下服装批发市场,变成“中国人扎堆”的服装贸易中心。

他创业二十多年,其中十几年是在中国度过的,他试过将东大门档口的服装搬到中国线下百货商店,也将东大门设计师推荐给中国的服装企业。疫情影响下,他还开了间线上网店,帮东大门档口的老板,把衣服卖到中国。

没有中国人的东大门

1996年,美国英特尔公司研发出了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中国金桥信息网开始给个人用户提供单点上网服务,中国人民开始拨号上网;年底,北京体育馆旁边,第一家网络咖啡屋开业,门口围了上百个看热闹的市民。

这一年,韩国已经有了论坛形式的网站,32岁的李震一则在韩国东大门,帮商城、以及档口老板开发线上网站。东大门是韩国最大的服装批发、零售市场,至今已超过100年历史。这里有完整的服装制造链路,面料工厂、生产工厂,销售档口一条龙。

90年代的网站,直白而简陋。网页里寥寥数语介绍了自家的服装,有些甚至没有图片。一开始,老板们开发网站也只是为了刷存在感,并不指望网站能给自己带来成交。

创业20年,他见证韩国东大门变迁史,中国人买走九成出口货 网络热搜 第1张

90年代的韩国网站

和中国后来的综合型电商购物平台不一样,韩国人喜欢搭建自己的“独立站”。即一个商城、一个档口就是一个单独的线上购物网站。

2000年后,东大门的服装能直接在线上交易,购物网站数量剧增,几年时间,李震一帮东大门100多个档口老板,开发了独立站。他回忆,高峰时期,韩国有3000多家线上的个体网站。

但是,社交网络并未普及的年代,个体网站获取流量的成本高,只能投硬广。加上同类网站竞争激烈,适者生存。“95%的网站活不过第二年。”

不过,正是通过这些网站和大量的广告,让东大门的“香味“飘到了中国。2003年前后,李震一开始在东大门看到一些中国人,背着大包,在档口询价。一打听,才知道这些人来自中国的广州十三行、或者杭州四季青。

中国人来了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发展迅猛,李震一在东大门做程序的时候,韩国小伙子永宰,考到了南开大学,成了众多到中国留学的韩国人之一。

在南开大学的四年里,永宰回过几次韩国。几乎每次回家,都要帮中国同学代购相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他认识的中国同学里,几乎都会看 韩剧。

2004年,韩国一部《浪漫满屋》捕获了无数中国女孩的心,《天国的阶梯》、《我的女孩》这些爱情韩剧在中国一部火过一部,顺便带火了其中的演员和服装,中国掀起了一场“哈韩”潮流。

在广州十三行做了十多年服装批发的李志还记得,韩风最盛的时候,“你只要说店里的衣服是从东大门进的,对方确认了标签,二话不说就要拿下。”李志每个月去一次东大门看新款,后期补货通过邮件、电话等形式。“款式特别好卖,一上货基本就被客户预订了。”

永宰家在首尔附近的平泽,他是看着东大门的档口,被中国线下批发市场的客户逐渐占满的。“到2010年,东大门很多店铺,有一半的销量,都是来自中国客户。”2014年前后,东大门街边全是中国人,“韩国人已经很少会过去逛街了,你进到店铺里,能听到档口的韩国老板都在讲中文。”

创业20年,他见证韩国东大门变迁史,中国人买走九成出口货 网络热搜 第2张

李震一决定把东大门带到中国。他带着东大门的服装,到中国河南,参加了一场展销会。

展会上,对东大门服装感兴趣的中国商人很多。李震一看到了商机,他先和郑州当地的丹尼斯百货谈好了意向,然后回到东大门,邀请东大门的商场和档口,在丹尼斯开专柜。东大门负责供货,李震一负责其在中国市场的运营部分。

后来,李震一把这种模式扩展到了南京、成都、沈阳等地。但坚持了三年,李震一就因为“水土不服”,结束了中国百货商场的专柜业务。

不过,在中国时,李震一接触了不少服装企业。这些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需求,“想生产韩国设计师设计的服装。”而韩国东大门的设计师千千万万,却并不是每个设计师,都能拥有自己的生产线。

李震一回到韩国,转而开始为中国企业和东大门设计师搭建合作平台。

几年时间,和李震一合作的设计师就超过了100个。这些设计师通过李震一,对接了中国的服装企业,提供自己的设计。中国企业也会反向提出需求,交由设计师完成。

随着合作的设计师越来越多,李震一干脆在中国成立了设计中心,招了中国员工。

中国买手改变东大门

2016年,淘宝直播上线。在韩国定居了十多年的崔春香,开始拿着手机,每晚在东大门档口,对着镜头向远在中国的粉丝介绍东大门的衣服。和崔春香同期做直播的,还有几十个淘宝全球购买手。

这是东大门档口,第一次间接面向消费者卖货。

一开始,崔春香拿着手机走在档口时,遭到了不少“白眼”。档口的老板,为了避免自己的设计被抄袭,拒绝任何形式的拍照,更别提直播了。

“我问店员,能不能进去直播,她斜着眼瞟了我一眼,手挥了挥,把我赶出来了。”

那时的买手,都要“点头哈腰”,求着档口,再三保证,自己真的只是卖货的,对方才同意自己进去。“但是会盯着你。”

还有的买手,只能拿着档口的鞋子,坐在门口直播。

创业20年,他见证韩国东大门变迁史,中国人买走九成出口货 网络热搜 第3张

档口态度的转变,来自于中国买手带来的高销量。有一次,崔春香给一家新开的档口,一口气卖了80件衣服。那之后,档口的大门就为她敞开了。

这几年,中国买手为东大门档口带来的利润越来越多。全球购买手盛太,一场直播便能卖掉上万件衣服,不少档口都是依靠买手而活。

东大门的服装,有80%都出口了。其中,“九成以上都卖给了中国买手。”盛太说。

许多人开始担心,依赖中国买手的东大门档口,若是有一天离开了买手,会怎么样?

去年,东大门某个商城认为买手在档口直播,影响了商城正常的生意运转,拒绝中国买手入内直播。李震一当时恰好在东大门,他回忆起那些天,“没有直播的档口毫无人气,档口老板集体抗议,要中国买手回来直播。”

把市场“搬上”中国电商平台

崔春香无比相信,中国买手已经牢牢握住了东大门的命门。

年初,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回中国过年的买手,也因为疫情,无法按时到东大门直播。2月,盛太买了高价机票,带团队到东大门直播了一个月,结果遇上韩国疫情爆发,他在直播间哭了20分钟,还是买票回了国。

一直留在首尔的崔春香,见到了东大门最冷清的一面。

创业20年,他见证韩国东大门变迁史,中国人买走九成出口货 网络热搜 第4张

像崔春香一样留在东大门的买手不多,这些买手便是“抢手货”,档口老板争着要让他们进店直播,否则自己很可能经营不下去了。崔春香的朋友恩珍,年初刚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投入到档口里,结果碰上了疫情,积压了满店的货卖不出去。她只希望,赶紧把货卖掉,然后转行。

一年过去了四分之三,韩国的疫情起起伏伏,8月中旬,东大门一对商人夫妇确诊新冠肺炎,600多家档口紧急关店了。留在东大门的中国买手,不及去年一半。疫情的影响下,原本四个原料市场,如今只剩三个。很多档口迫于压力倒闭了。

6月,在阿里已经工作4年的永宰,想为东大门做点什么。从南开大学毕业后,他曾短暂回国,服了兵役,并在韩国特许厅(类似中国的知识产权局)做知识产权保护业务。一次和阿里巴巴的合作中,阿里知识产权品牌合作主管,将永宰招入麾下。

“买手去不了韩国,我在想,能不能让韩国老板直接在淘宝开店?”永宰说。

7月,永宰开始联系东大门商圈的负责人,对方跟他推荐了李震一。两个韩国人,第一次在中国碰面了。

当时的李震一正打算开线上网店,他已经和东大门的7位档口老板商量好,要将他们的衣服直接上架到买手店。为了赶上8月底的秋季上新活动,留给李震一的时间不多了。

8月底,李震一的淘宝店终于开起来了,他的店铺上了1000多个SKU,还做了场直播。这个与东大门打了24年交道的韩国人,终于用自己的方式,将东大门“搬到了”中国。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