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推网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说推 发布于 03月17日 阅读 54 本文共4476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2分钟。

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网络快讯 第1张

从一阵悠扬的音乐声中醒来,不用睁眼就知道,早晨七点了,是本地电台的音乐节目。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记不住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在这个节目的乐声中醒来,然后起床洗漱、穿衣、早餐、上班。收音机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我亦按部就班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平常的日子,在清晨迎着晨风去,于傍晚沐着夕阳回,在灯光下或读书或写字,枕着遥闻可及的机声入梦,偶有欢喜或烦恼,如贺兰山边吹过的一阵风,倏然便无影无踪,亦无迹可寻。在这个宁蒙交界的地方,一晃就是近三十年。三十年的时间,谈不上沧海桑田,却足以将一个青春的毛头小子,打磨成油腻的中年大叔。只是,一些根植于内心深处的情感,并不曾随贺兰山的风沙远去,似远却近。

Those were such happy times,and not so long ago,How I wondered,Where they&aposd gone,But they&aposre back again,just like a long lost friend……。

是《Yesterday once more》(昔日重来),这首经典的英文歌曲,曾伴随了我在保定上学的两年。那个时候的单放机里,最喜欢的莫过这一首,尽管当时听不懂歌词的原意,却喜欢它的旋律,多年以后找到了歌词的汉译版,也就永远地记住了它。

恍惚中想起了那个叫娟的同学,那个微信朋友圈永远停留在这首歌曲和背影的画面。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网络快讯 第2张

和娟成为同学,是在高一的下半学期,只记得开学不久,前排的座位上多了一个女同学,对于我这种不善于和女生打交道的人来说,无非是班里多了一个座位而已,她姓甚名谁自然是无从知晓。当时心里的念头是,在这个当时全自治区知名的重点高中,我可是费尽了洪荒之力才考了进来,不在开学时入学,可见很有故事。知道她的名字,也是在多日后老师的点名中才知道。更是在考试以后,才知道她还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学霸,早先心里的那点想法,也被她的成绩甩得无影无踪。

真正能和娟有言语上的交流,是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那天,和其他没有回家的同学一样,我们都到教室里学习,记不住多长时间,娟拿着作业过来让我给她讲一道物理题,我当时的感觉是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不仅仅因为她的成绩,甩我不知道要几条街,单就她的大方和直率,已让我自愧不如了。况且当时教室里还有几个成绩比我好太多的同学。好在这道题我还讲得过去,不至于太尴尬。或许,这也是她创造的一个相互认识的的机缘吧。从娟后来的谈话里我才知道,原来她和我同年中考,都是在同一考区,是黄渠桥中学也是黄渠桥考区当年的中考第一名,只所以没有当年入学是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不凑巧罢了。而我当年中考也是本校的第一名,只是到了这个高手云集的高中,只能望其他同学项背了,而她来依然保持了优异的成绩。心下自然又多了对她的一份敬意。

高二的时候,娟和我一样选择了理科,在我的印象里,好像她选学什么都无所谓,因为没见她有哪科成绩是不靠前的。不像我,只所以选择理科,是因为学地理分不清方位,学历史断不清年代。学理科有华山一条道的无奈。

日子在紧张和重复中很快到了高三,那年的高考,娟不出意外地被长沙一所重点大学第一批录取,而我,在娟已报到后,才在紧张、难过和忐忑中等来了保定一所学校的通知书。娟在临报到前曾专门找到我,将她在学校的地址交给了我并嘱咐,到校后一定记得给她去信,并将情况告知与她。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网络快讯 第3张

但那注定是一个让人难过和失落的秋天和冬天。报到后我将自己封闭了起来,没有和任何一个同学通信,往来的,只有我和家里之间的联系。直到临近期末时,才慢慢地释然了下来。

那个时候,每个班都有自己的信箱,我们班的钥匙保管在一个同学手里,每天晚上自习时都会拿一叠信来分发,性急的同学会拥上去抢,但我是不抱任何希望的,家里的信本来就少,对于从艰苦环境里走出来的我,现在的一切,无疑是让家里放心的,家里寥落可见的信便说明了一切。没有具体地址的信,会放在教学楼门厅里一个木制的盒子里,同样我也不会去翻捡,我确切地以为,那里也不会有我一星半点的消息。

临近放假的一天晚上,一个同学拿着一封信过来交给我,在楼下盒子里翻到的。是一名在北京上学的同学写来的,信里简单地把自己在学校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并告知寒假里同学约定在平罗见一见,不知道我能否收到,并约定会提前到家里来找我。由此打破了我封闭的世界。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网络快讯 第4张

寒假里的见面无疑是直接而热烈的。那个时候条件简陋,没有合适的场所。天寒地冻里,从本地和各地回归的同学就汇集在县城玉皇阁公园的门口。天气的寒冷丝毫没有冷却同学们久违的热情,大家诉说着自己,也倾听着别人。似乎高中三年里说的话加起来也没有那一阵多。娟是稍后才到的,和其他人打过招呼后,娟走向了站在一隅的我,径直抓住了我的手没有松开,先是一阵埋怨,而后是各种的询问。那大方的直接了当符合她的性格,却让我莫名地局促起来。

开学后的第一周,收到的第一封信竟然是娟的。从此也开启了我和娟此后几年的书信联系和交流。娟的信是很准时的,一周一封几乎成了规律。信纸则是手底下有什么就用什么。收到一封横纹竖道的记帐用纸也再正常不过,这也符合她的性格,率性而直接。我曾在去信里玩笑:“若洛阳纸贵,我在保定买了寄你”。而她则回应,“非纸贵也,乃取之方便矣”。每天晚上那一叠信里,便多了我一份忐忑的期待。

大三的暑假,娟到我上班的工厂里来看我,那个时候到厂里来,交通远没有现在的方便,到厂里只有一路公交车,还不见得正常出车。其间要穿过几公里的煤矿采空区,那路破得超乎想象,路面高低不平,路上的坑大的足以放下大半个车轮。来回一趟,像我这样的大个子,脑袋要不颠到和车顶来上若干次亲密接触,似乎都辜负了这个高度,还常常脸挨着脸,肉贴着肉,不小心被小偷掏了包那也是常有的事。下了车还要步行两公里多才能进厂。

娟到的时候正值中午,额头的汗和红扑扑的脸映证了她的辛苦。一件淡青的衫子配一袭红色的长裙,无疑是丰满了那间色彩单调的屋子,让几个体内冲撞着蒙尔蒙的毛头小子们寻了各种理由闯进宿舍来一探究竟,以至于我索性打开了门,娟笑问,电厂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吗?我笑答,“是你太精彩了”可能是体会到了来路的不易和条件的简陋,娟直问我。你就愿意留在这里?没有别的想法吗?我语塞苦笑。其时, 我不留在这里,又能去哪里呢!比起她的好学和坚持,条件有限的我只能蜷缩于一隅。

毕业后的娟去了郑州一家研究院就职,其时电话己逐渐普及了起来,但书信的往来依旧没有中断,直到她结婚生子。娟母亲去世的时候,在老家,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先生,也是她的大学同学,一个人安静地守在灵前,朴实稳重的样子是看着就让人很放心相处的那种人。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网络快讯 第5张

工作后的娟一直不停地努力学习,充实着自己的每一个空间。这也是她性格的一部分。若干年后娟拿到了博士后学历,成了教授级的高工,在同学中出类拔萃,并成功调入北京工作。那几年因了工作的关系,我若干次的到北京评标或开会。去之前总会提前联系,工作完成后会在一起聊聊天谈谈各自的工作和生活。而她总会如约而至。从不缺席,什么时候都是一付无忧无虑的面孔,见面第一句总是;“嗨,我又来啦”。言语间除了对往来在郑州和北京间的舟车劳顿有所苦恼外,听不到任何生活的烦恼和抱怨。而我也习惯了被她的快乐感染着,为她的家庭和事业而欣慰。

2015年的春天,我到北京国电电力总部开会,完事后有一下午的空闲时间,晚上就要坐车回石嘴山。原想着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却不想她坚持着换乘了两个小时的车程过来。一间小饭馆,两个人三个菜,清清浅浅地聊着就成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出发的时候。娟执意要送我到北京站,在车站广场,一只无主的猫跟在我们身后久久不愿走开。娟从旁边的商店买来了火腿肠,蹲在地上认真地看着猫狼吞虎咽咽,像极了一个母亲注视着自己吃饭的孩子,眼里满是疼爱和满足。我笑言;“这事平常一定没少干吧,要不猫怎么会跟着你不走呢,猫是有灵性的,在茫茫人海中知道谁能善待自己,这得需要多么大的智慧啊!”其实,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是我见到娟的最后一面,这一面,是永远。

2016年的春节过后的2月14日,娟发给我的微信中说,这一段时间,可能给你发不成微信了,和以往一样,我以为她又要忙一阵的。一直以来,娟的敬业和忙碌我是知情的,以为又是工作上的事,没有太在意。而娟随后又发的朋友圈,就是这首《Yesterday once more》(昔日重来)。却原来,她也喜欢这首歌。只是,却成为她微信里最后的绝唱。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网络快讯 第6张

2016年3月28日,新敏打来电话;“姚素娟病得厉害你知道吗?”倏然就吃了一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年前不是还好好的吗?什么病?什么情况啊?”“我也是刚从王洪希那才知道,是急性肝衰竭,只有换肝没有别的选择了,目前正在等待配型肝源”。呆立半晌,却无论如何想不出肝衰竭如何能和娟扯上半毛钱的关系,行动敏捷、阳光向上的特质,似乎一直就在娟那里,是什么鬼使神差般让她染上了这种恶疾呢?天妒英才啊!

医生、亲人和同学们的努力和祈祷,终是没能将娟挽进阳光里,灿烂煊丽的娟,凋零在秋日里。2016年8月7日,是生命中一道永远也抹不去的痛,一个极具才华的生命,就这样悄然消逝在秋风里,从此不再有舟车劳顿的苦恼和一家人分居两地的孤独思念。

那一天,是一直处在恍惚中的,眼前似乎就看见了那个汗涔涔的额头和红扑扑的脸,以及那淡青的衫子和红色的长裙笑意盈盈地走来,“嗨!我又来了”。闻之熟悉而亲切。若干次的幻念,娟只是出国了,远行了。或许就在回家或去往北京的某一列车的车厢里,安静地看书或沉思。或是在嗔怪儿子,“记住,我是你妈妈而不是你称呼的大姐。”……思绪如秋日的落叶,纷繁而无序,忽而一阵风便不见了踪迹。

尽管有着太多的遗憾、不甘、失落和无奈。但我知道,至少有一点,娟是欣慰的,病痛中同学们踊跃伸出的双手,以及王洪希同学有始有终的帮助。这种感念也始终包围着我,以至于几年以后,当我也濒临深渊的边缘,那些亲人、朋友、同学、领导所呈现的一切,那些手机里温暖的字眼、合十的双手,那些贴心的安排,以及真实地出现在眼前关切的脸,都让我心生感激暖流涌身。一定是那些那些曾经熟视无睹的过往,一定是那些点点滴滴积累的寻常,涓流般汇聚成海,绝境时给予你重生的能量。这种感念娟一定有,只不过以她的方式,在那个世界做着无声表达罢了。

In years gone by,And the good times that I had,Makes today seem rather sad,So much has changed,It was songs of love that,Those old melodies,Still sound so good to me,As they melt the years away,Every Sha-la-la-la,Every Wo-o-wo-o,Still shines,So fine,All my best memories,Come back clearly to me,Just like before。

樱花动漫:娟是我同学里的学霸,2015年春天北京的小聚,却成了最后一面 网络快讯 第7张

作者简介:宁宏伟,现就职于国电宁夏石嘴山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业余时间喜欢读书及写一些心情文字。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