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推网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说推 发布于 03月12日 阅读 102 本文共3899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0分钟。
作者/王半仙
上线三天收获36个微博热搜,《司藤》比想象中火。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1张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司藤》是当前市场中少见的奇幻题材影视作品,改编自尾鱼小说《司藤》,原著以新颖的人物设定和想象力获得了一众书粉。但在《司藤》之前,尾鱼作品并没有一个影视化成功的案例,再加上小众题材,让外界对《司藤》信心不足。
但从目前已经播出的剧情来看,由优酷、悦凯影视、时悦影视联合出品的《司藤》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不仅在热度上有目共睹,而且也获得了观众和书粉的认可,好评集中在“还原程度高”、“女主人设好”“实景拍摄优秀”、“悬疑感足”上。
对IP改编影视作品来说,如何在保留原著精髓的同时做出创新其实一直是一个难题。
“《司藤》第一版剧本和原著还是差异比较大的,”导演李木戈告诉娱乐资本论,“后来在改编过程中团队还是想尊重原著,因为这个IP能被大家喜欢,肯定是原著本身就好。”
于是大家现在看到的《司藤》在故事线上和原著相差无几,但在人物细节、剧情节奏和世界上做了更加符合影视观众的调整。再加上实景拍摄带来的震撼感和审美享受,让《司藤》出圈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2张

为了还原《司藤》的创作历程,娱乐资本论采访到了本剧的总制片人贾士凯以及导演李木戈,通过他们的回答,探究一部优秀的IP改编作品是如何做出来的?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3张

减弱血腥度、增加CP线,《司藤》改编下工夫
“有个女人被捆住脚踝倒吊着”,原著一开场就是司藤被神秘女人倒吊放干了血的惊悚场景。
而在《司藤》的开头,观众明显能够感受到血腥程度的下降,司藤被杀方式变为枝蔓穿胸且迅速带过,故事也马上从七八十年来到了当下。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4张

作为一本精怪小说,原著中用文字描绘的类似惊悚场景不在少数,但改编为影视作品后,除了需要考虑到审查能否通过,还要考虑画面呈现和观众的接受度问题。
“虽然悬疑惊悚类型有固定受众喜爱,但我们做剧还是想要扩大受众范围,让剧被更多人看见,如果真的特别血腥,别说在美感上有损失,可能普通观众也不太能接受。”李木戈解释道。
除了开头的惊悚场景弱化外,《司藤》在改编的过程中,还将许多情节做了更安全的处理。比如原著中司藤休养的方式是将自己埋在土壤里,但剧中改为了通过藤蔓从土地中吸收营养,“这个小孩子肯定模仿不了。”
这些小细节的改变让《司藤》更加符合大众口味,“但尊重原著是我们的第一原则,团队付出了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合理化世界观,然后保留原著最精髓的故事特点和人设。”贾士凯向娱乐资本论强调。
司藤作为一个从地底里复活的苅族,关于她的一切都是空白的,需要观众跟随剧情发展来揭开重重谜题,逐一发现司藤的身世、曾经的死因、苅族和悬门的恩怨,以及最终的反转秘密。
同时考虑到原著粉的观看体验,《司藤》其实在悬念设置上也做了不少的创新,比如原本悬门中的白金其实是普通NPC,而剧中明显显示他有着隐藏的秘密。而男主角秦放的朋友单志刚则成为“活了一百多岁”的人,让观众猜测他是否是司藤曾经的师傅丘山。
“好想知道下面的剧情”,新的悬念让剧粉牵肠挂肚,甚至开始求加更。
而让剧粉沉迷的不只是悬疑剧情,司藤和秦放这一对CP线也戳中了很多人的萌点。剧中司藤因秦放的血而复活,而秦放也因为司藤的异能而重生,两个人的命运绑定在一起,难以分离。
但在实际相处过程中,司藤占据的是主导地位,一出场就给秦放立规矩,强调二人的“主仆关系”。在最新播出的情节中,司藤在秦放有危险时降临,犹如性转版“英雄救美”,并且秦放的“希望你保护我”的台词更是让这对不寻常的“主仆CP”充满了张力。
这也是贾士凯选中《司藤》的原因,“我们觉得女A男O的设定在整个市场里是很新鲜的,当时读小说的时候就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基础。”
不过原著中司藤和秦放的感情线埋的非常深,在故事的最后才有所显露,剧中这样的CP效果是改编的结果,李木戈告诉娱乐资本论:“小说毕竟和影视剧不同,观众不是跟着文字而是跟着人物来走,如果两个主角之间是单纯的主仆就会让故事很单薄。”
基于这样的理念,《司藤》的改编将司藤和秦放的关系拆解为主仆、男女、人和苅族,来丰富细节,让CP感情线和剧情一样充满吸引力。
美强惨的司藤多了人情味,群像设计让观众共情
“司藤,异变于西南,性狠辣,善绞杀,战无败绩,同类切齿。”
剧中寥寥数语就勾勒出了一个强大美艳的苅族角色形象。《司藤》是毫无疑问的大女主剧集,故事主线从司藤复活开始,到司藤找回自己而结束。
对大女主剧来说,女主本身要足够有吸引力才能获得剧集市场的主流用户——女性观众的喜爱。而伴随着观众审美的变迁,剧集女主角从过去的傻白甜逐渐向女强人过度,而司藤确实切中了当下用户对于女性角色的审美偏好。
首先是绝对的女强人,本身有着强大的异能,战无败绩,文能出口成诗,武能斗退悬门,成为被男主角依赖的对象。在强大的外表下,司藤又有着悲惨的身世,从小被师傅丘山虐待长大,成为他的杀戮工具。
再加上演员景甜的颜值加持,司藤把“美强惨”三个吸粉点都占了。贾士凯透露:“当时选角的时候我们思考了很久,最终觉得景甜是饰演司藤的最佳人选,民国造型非常有代入感,各个方面都很合适。”
在景甜的演绎下,司藤还有着原著没有的可爱和人情味,会被虫子吓到、会整治熊孩子,还会有吃瘪的时候。在最新的剧情中,司藤需要办身份证,在拍照片的时候被不断提醒要露出耳朵、去掉首饰、还要卸掉妆容,而司藤只能握着手中“忍”的小木牌,这个片段让司藤更加生动可爱。
剧中司藤的人格是一分为二的,复活的司藤是善的一面,而死去的白英是恶的一面。司藤复活后的成长线索其实是找回另一半的过程,这另一半既包括异能,也包括人格。
“其实司藤在原本的故事里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不是修炼了千年的老妖怪,她的性格其实就是有这样的一面,随着故事的发展她也会越来越有人的七情六欲和好奇心。”
包括司藤在内,剧中的人物也各有各的性格,组成了一幅奇幻世界里的群像。秦放并不是一个被动的仆人形象,而是有情有义且有钱,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而配角团中则各具特色,悬门小弟子王乾坤是个科学主义者,任何时候都将科学挂在嘴边,即便中了藤杀也不相信科学以外的解释。剧中着墨不多的瓦房则是一个实打实的熊孩子,给司藤的茶里放盐却被司藤教训,虽然一开始不讨喜,但最后被苅族吃了的时候还是让很多观众觉得可惜。
而剧中前期着墨较多的沈银灯是前半段的大反派,不仅外表美艳令观众印象深刻,性格上也是十分多变,扮演者李沐宸的微博下有很多观众表扬眼神戏好。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5张

“人物出现和存在一定有他的意义,我们要将人物分开,给他们贴上醒目的标签,甚至配角出场时还会有自己的独特的BGM,”电视剧不能只有主角出彩,李木戈说,“配角也不能同质化。”
人物立得住,观众才有代入感,伴随着人物的经历而共情。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6张

历时两月辗转五地,《司藤》抬高电视剧画面审美
从西南密林到古色古香的云南城镇,《司藤》的实景拍摄让弹幕被“想去云南旅游”的发言填满。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7张

贾士凯告诉娱乐资本论,其实《司藤》一开始设计了两种拍摄方案,“一套是棚拍,成本低,一套是实景拍,但是会超出预算。我们开会的时候经过很多讨论,还是觉得要对得起这个小说,对得起尾鱼的信任,实景拍是最好的。”
不止是最后拍摄画面的效果好,实景也有利于编剧和演员的创作,特别是对演员来说,“我希望给演员身临其境的感觉,如果在绿布棚里全靠别人口述然后让演员自己想想,肯定会有一些障碍,而且每个演员想象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当真正眼见为实,演员才容易建立代入感,相信故事本身。”李木戈说道。
为了找到符合原著西南角故事发生地的设定,剧组前前后后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进行勘景,去了云南大大小小的地方,最终确定了五个取景地,即香格里拉、大理、西双版纳、无锡和横店。
取景地选定的背后,依托的是剧组一开始就定下的美术基调:“既出世,又入世。”
李木戈对娱乐资本论解释了一下:“司藤是一个从旧时代来的人,恩怨也是七八十年前的恩怨,会让这个故事本身有一种时空的穿越感。而司藤本身虽然来到了人世间,但她却没有真的入世,她最后还是要做回自己。”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8张

基于故事设定,剧组不希望将美术风格确定在哪个年代,而是要降低烟火气息,所以剧中看不见真实的生活场景,酒店也是选择了古色古香的民宿。等到后期司藤想要体验正常人的喜怒哀乐时,才会有寻常人常去的电影院、CBD、商场等生活场景。
不过实景拍摄也有一些难度,第一站是香格里拉,贾士凯透露高原的拍摄环境其实非常恶劣:“我在香格里拉氧气瓶一直没离过手,高反非常严重,张彬彬也是高反,还去了医院,每个演员都很辛苦。”
这种全剧组的付出,让《司藤》的画面被观众频频夸奖,甚至还被@云南文化旅游发布厅主动转发安利。
《司藤》杀出耽改重围,贾士凯:故事是打动人的第一要素 网络快讯 第9张

除了实景拍摄收到的好评,剧中角色尤其是司藤和沈银灯的装扮一直让观众有美的享受。其中司藤有着80套成衣搭配,最后用到剧中的大概有40多套,贾士凯补充说:“造型团队真的是呕心沥血,一次次推翻重来,包括司藤、白英、沈银灯都做了符合角色自身的设定,每个造型都有各自鲜明的人物标签。”
这些用心被观众看在眼里,《司藤》豆瓣短评中,关于司藤造型的评价几乎都是夸奖,同时还在表扬剧组的审美和努力,让司藤有着区别于其他现代女性角色的美。
在造型之外,剧集的片头也格外花心思,是一个独立有剧情的动画短片,李木戈说:“片头也是剧集的一部分,我希望它也能讲故事。”
最终实景拍摄、造型和片头一起,让《司藤》在审美上超出同期剧集,几乎每个画面都能截图出来做壁纸,不断吸引新的观众入坑。
从《司藤》的改编和制作经历来看,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一定是方方面面都独到用心的,要故事情节丰满,要人物角色生动,同时要给观众美的享受。作为小众题材,《司藤》的播放才刚刚开始,就显示出了爆剧的苗头,值得行业和观众持续关注。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