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推网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心中的“白月光”

说推 发布于 03月07日 阅读 52 本文共1020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3分钟。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这是纳兰容若的词句,他的词,像他的名字一样读来温婉缠绵,令人口舌生香。初读只觉情思婉转,可细细品味,却是一种失去后的叹惋,一种愧悔后的遥想,有一种沧桑与迷惘蕴藏期间。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心中的“白月光” 网络快讯 第1张

“赌书泼茶”是李清照和赵明诚夫妻二人闺房之乐的写照,二人情投意合、志趣相投,每日闲暇之时赌书品茶、谈诗论文、共研金石,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像李清照遇见赵明诚一样,容若遇见卢氏,成就一段命中注定的姻缘,演绎出一段缠绵悱恻、凄婉哀怨的故事。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心中的“白月光” 网络快讯 第2张

容若二十岁时娶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为妻,这一年,卢氏十七岁。婚前卢氏就是容若的小迷妹,被他的词句深深吸引。
像容若那样的男子没有女子可以不爱吧,策马扬尘时他是英姿勃发的少年,手捧书卷时他是俊雅风流的儒士。婚后他们二人琴瑟和鸣,过着“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倚斜阳”的日子,仿佛想把在一起的每一年都浓缩成一天来过。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心中的“白月光” 网络快讯 第3张

可惜好景不长,三年后卢氏产后受风而死,留给容若的,只有流不尽的清泪和诉不尽的相思。这个女子,在容若最脆弱时出现,带给他如花的笑靥和无尽的温暖,驱散了他的寒意,却从没有要求过容若什么,容若愧悔没能给她更多的好。
卢氏一生,把所有的深情都毫无保留地交付给容若,可情深不寿,太浓烈的爱往往以悲剧收场。立在萧瑟西风中,容若想起卢氏在的时候,可以为他女红针织,可以在风起的时候为他轻披一件单衣,可她走之后,容若只能独自一人泪偷零。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心中的“白月光” 网络快讯 第4张

想起卢氏生前胆小怯空房,此番独赴幽冥凄凄凉凉。想写封书信寄向黄泉,好知道她是否有人相倚。今生缘浅,没能给她更多的好,只能寄希望于下辈子重逢,到那时,容若定会专心致志只爱卢氏一个人。
容若沉浸在回忆中,忽然看到她生前最爱的朱钗,睹物思人,物是人非。容若的心已支离破碎,丹青妙笔道不尽他的深哀巨痛,那些爱过的痕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曾经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永世不能忘记。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心中的“白月光” 网络快讯 第5张

每每想起,都悔恨当初为何不给卢氏更多的好,当时为何把这一切美好只当作寻常,当时为何不给卢氏更完整的爱。了悟到拥有时不懂珍惜,回首时爱已成灰的悲哀,容若只能执笔填词,让词句倾诉他内心无尽的凄凉哀伤。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容若心中的“白月光” 网络快讯 第6张

人总是这样,拥有时不知珍惜,失去后才知道这段感情的珍贵,可命运的河流不会为谁停留,只会无情地裹挟着我们向前走,走入无尽的荒漠。
在无涯的时光中,卢氏早已化作容若心中的“朱砂痣”与“白月光”,化作他心中不能言说却又不住思量的痛与美。那些情深缘浅、惘然追忆,只能化作一声声“当时只能是寻常”的幽微叹息。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