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推网

独家:那个在抖音涨粉500w,却因此躁郁的95后女孩

说推 发布于 07月27日 阅读 135 本文共871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22分钟。

前几天,一篇《两个月涨了500w粉丝,然后我躁郁了》的文章意外在圈子内刷屏,作者多多在一个失眠的清晨,复盘了自己在抖音里赚钱的辛酸历程。文中作者提到的各种经历,也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

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真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热闹吗?在抖音内几百万粉丝的小博主怎么艰难变现?很多亏钱的人为什么还不愿意退出?

见实第一时间约到95后姑娘多多聊了聊,讨论到了一个抖音博主在变现方式上的各种艰难尝试、以及行业内亏钱成为常态、吹牛造假流行、沉没成本过高、很多人因认知偏差被割韭菜的事实。

“抖音让我躁郁,一会给我希望,一会又让我绝望。躁郁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有时你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觉得视频肯定会爆,因为抖音真的会给你这样的想象空间。但有时它又会一巴掌将你打回谷底,可能你的视频立刻就被限流了。”

在这篇文章里,你会看到一个抖音博主遇到的真实困惑,以及她的变现思考和对行业的思考,姑且不去看这些思考是否对错,我们只当成一个已踩了无数坑后的博主,对后来人苦口婆心的忠告。如下,enjoy:

鸟哥笔记,视频直播,见实,抖音,直播

95后姑娘:多多

见实:你的帐号目前一共有多少粉丝?

多多:抖音、快手两个平台加起来有500万。去年8月开始做,有7、8个账号,账号类型有:美食、美妆、剧情等。大规模涨粉主要是从去年8月到10月,我在去年十一小长假期间,疯狂发视频,有几条视频连着爆火,突然就涨了很多粉丝。

 

见实:看你的文章,感觉虽然粉丝多,但变现这条路依旧很难?

多多:对,我们这样几百万粉丝的小博主,如果不和大机构合作,本身又没有很强的商务能力,就很难变现。

一条视频的单价确实很高,可能一个200万粉丝的账号报价在3万左右,只有大品牌才愿意投放,但大品牌又不愿意找小博主,而是通常把广告单给到广告公司或打包给机构。机构里有特别大的头号博主,才能把广告资源向下分配,给一些小博主去试。

 

见实:你从去年8月共投入了多少钱,赚钱了吗?

多多:我感觉并没有赚钱,损耗了我很多精力、时间、情绪。但这件失败的事对我成长很大,让我意识到,流量是流量,变现是变现。

 

至于投入的金钱,当时只算了其中一个号的成本,截止目前,账面投入35万左右,收回的款是26万,星图里还在走账期的款是33万,这个帐期还没有到,我觉得它依然是一件挺辛苦、且遥遥无期的事。

 

见实:在变现这条路上,还有过哪些试错?

多多:以前做公众号的变现思路:先涨粉,之后等广告主上门来投放。我们在做抖音账号时,也用同样的思路,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号,有了500万粉丝。

 

一开始有接到大品牌的广告,尤其在去年12月变现很疯狂,当时甲方不太在意ROI,想要曝光,只看播放量。但后来这样的甲方就越来越少了,大家开始关注真实的转化,也发现抖音的粉丝量、视频播放量,与你的转化率、ROI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这条变现的路行不通。

 

后来用投放抖加的方式做ROI,也有数据特别好的时候,比如投100块钱的抖加,可以出80多单。但这件事不能一直做,它是一件比较投机、需要批量制作的事情,需要很多个小号做群控,但我不是一个投机主义者,当时不屑于赚这样的钱。

 

也尝试过拿这些帐号去开直播,但也放弃了。因为视频流量和直播流量是2个池子,即使你是个有几百万粉丝的博主,你开直播的等级依然是从一级开始,可能你开直播只有10个人看。

市面上直播团队的成本非常高,投放成本也非常高,比如直播间推抖加,可能投几千块钱都会打水漂,因为用户3秒就滑走了。而另一种通过发短视频引流到直播间的方式,虽然投抖加的价格会低一点,但引流的数据完全撑不住带货数据。

 

我们尝试了各种变现方式,最终的结论是:一定要深耕自己擅长的方向,想清楚变现方式。如果先积累粉丝,再去变现,会被成本和帐期拖死。

鸟哥笔记,视频直播,见实,抖音,直播

多多的某个抖音账号

见实:你之前也做公众号,发现它和抖音的流量变现逻辑有什么不同?

多多:1)公众号有了流量就能变现,而抖音不一定。2)公众号非常侧重用户,用户基数决定文章的打开和传播,阅读量基本可以稳定保持在一个数据;而抖音非常侧重内容,即使一个新号,只要内容足够好,也一定会被更多人看到。

 

3)抖音对于商家其实有更多优势,比如甲方自己做个号,只要货足够好,内容足够好,无论粉丝量多少,一定会有好的转化。所以抖音是甲方直接掏钱向抖音买流量的一个池子,不需要太多前期积累。而公众号偏向于内容创作者去向甲方收费,然后甲方掏钱买流量。

 

见实:你和其他人交流,总结出来抖音常见的变现方式有哪几种?

多多:去年大家的方式就是视频挂车,然后投抖加。当时做批量账号,或者有一个款卖爆了,就可以赚很多利润。但今年4月开始,抖音一直在限制这件事情,比如封号等,所以今年用这种方式的人就变少了。

 

最近用的比较多的是:做个空号去投放抖加,就是拿一个没有粉丝的号发视频,然后在直播间投抖加直接卖货,这里主要靠选款,选款大于技术。

还有纯靠流量变现,可以直接挂个小程序,然后按照流量和点击率计费。也有人确实靠直播卖翡翠赚钱了,因为它们的客单价很高。其实变现方法很多,选择适合自己的最重要。

 

见实:你那篇文章留言,有人说自己亏了几百万,亏钱是行业常态吗?

多多:对。因为大家蜂拥而入到一个产业里,只看到了头部的收入回报,没有考虑自己的变现能力,就盲目入场了。交学费是必然的事,只是多与少的区别。

 

我认为接下来,做直播亏钱的人也会非常多,这个坑是大家亏得更厉害的一个赛道。这件事不是很多人的专项,是一件完全陌生的事,但大家立马买设备、组团队,都是血本无归的事情。

我现在没有太多精力和钱去在这件事上“赌博”了,资金链很厉害的团队可以去交这个学费,但我不想再去踩这个坑了,而是深耕我能做到的变现内容,比如公众号和社群。

 

见实:既然很多人都亏钱,目前退出这个战场的人多吗?

多多:我没见过什么真正的退出,抖音让所有人的沉没成本过高了。比如有大机构做了一堆废号,虽然发现不值钱,但之前投入的成本太多,可能每个月烧十几、二十万成本在里边,但账号就这样不要了吗?团队就这样解散了吗?没有人想要真正放弃。因为前期投入太高,导致大家无法全身而退。

 

所以抖音让我躁郁,一会给我希望,一会又让我绝望,所有人都会陷入这种混乱状态。我相信再过半年或一年,直播也会给大家同样的感觉。

躁郁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有时你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觉得视频肯定会爆,数据肯定会好,直播一定会1分钟出100单,因为抖音真的会给你这样的想象空间。

但有时候它又会一巴掌把你打回谷底,可能你的视频立刻就被限流了,直播间被封了,出现各种事情。它就是让你不停遇见问题,解决问题,不停去做情绪管理的一个项目。

 

见实:整个行业中,除了沉没成本过高,还有哪些比较麻烦的事?

多多:很多人想靠MCN融资,但我觉得MCN里泡沫太大了,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很多人都在吹牛。一个机构开始吹牛,一场直播开始吹牛,就会连带整个行业走向恶性循环。如果你不吹牛,你就接不到单子,就活不下去。某些机构看着有几个亿的粉丝,看着特别牛,但事实上每个月都在亏损。

很多造假的人,就造假在认知偏差上。很多甲方不知道账号粉丝究竟值多少钱(有人说抖音100万粉丝相当于公众号10万粉丝,但如果是泛粉丝,可能连公众号1万粉丝的变现价值都抵不上),投资方也不知道你这个盘子只是看起来很大而已。

造假可以骗一笔融资、骗一个合伙人、骗一个人入场,但你骗不过自己真实的变现数据,有一天很容易翻车。包括直播也是这样,有很多刷单现象。这是我所能看到的,它真的不像周围人说得那么好,市面上那些机构吹的牛,我会把他们的话除以10来听。

如果这个行业还不出现很好的规范,没有一件逆转的事可以剔除掉行业渣滓的话,真的会劣币驱逐良币,让真正有产量、好的博主会因为粉丝量小而不被人看到,而让那些会吹牛、造假的公司反而吃到红利。

 

见实:行业里除了吹牛、造假外,还有什么现象?

多多:在抖音上收割韭菜、做课程类型的人也相对比较过分。这些人教别人怎么做抖音账号、怎么涨粉,在一定程度上贩卖的是大家的焦虑,他只在乎让你一夜涨粉,让你的数据爆了,但没跟你说怎么变现,割完韭菜就不管了。

但他们活的很滋润,这也是去年抖音里最赚钱的一个项目。虽然有很多人已经被割韭菜,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事,觉得有很多红利。大家都非常焦虑,只要有一个地方产生了焦虑,就会有一个地方去收割这些韭菜,这就是认知偏差带来的学费。

大家处在一个很盲目的阶段,可能看到好朋友赚钱了,就觉得自己不去布局短视频、直播,会在下一个阶段被时代淘汰,所以都提前重仓了这件事,但它却可能亏损到让你直接连这个时代都无法跟上。所以不要被焦虑打败,不要去想着其他人做什么就跟着做,重要的是要专注于自己能做什么事情,什么东西是可以持续变现的。

 

见实:现在还想要入局抖音的创业者,怎么做可以规避大坑?

多多:第一,好的内容一定会被看见。第二,建议大家上手就去将流量变现,如果无法变现,就要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想法出了问题。不建议大家批量孵化素人,要直接去变现,不管是卖货还是投放等方式。

第三,创业者要先想清楚自己做抖音的变现方法,先把所有变现方法列出来,再把自己能力范围内可以做的相关事情列出来,做一个减法,把能力范围边界外的事情全部划掉,如果有一件事可以去做,那就去做,如果没有就不做。

 

其实我把抖音归为一个内容和音乐平台,它就是让你高兴一下,娱乐一下,最开始也不是一个商业类型平台。但因为时代带给我们的焦虑,我们强行让平台去做变现,平台也很被动地一直配合我们。

抖音没有任何问题,但因为市场不规范、很多人的商业逻辑有错,才出现了靠投机取巧才能收割流量的事。我经常想,也许不是抖音改变了我们,而是我们改变了抖音。

 

见实:你这些帐号打算怎么处理?会卖掉吗?

多多:不打算卖掉,因为粉丝不值钱,如果卖的话,市面上一毛钱左右一个粉丝。打算继续做两件事,一是把之前数据好的视频再发一下,二是继续观望,看要不要转型,用更好的方式变现。

见实:接下来会深耕社群?还有什么新的计划?

多多:打算先把我的这个小社群做好。做这件事会让我思考,流量的价值到底在哪里?以及能够对接到的资源够不够价值?

发了那篇文章后,整个媒体圈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是因为这个圈子的人足够精准。可能群里进来的十几个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会发现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因为我们分享的内容,以及我们互相对接到的资源才是有价值的,才可以给大家真正带来变现。

我一开始也没想做付费,很多人以为我割韭菜,但付费最简单、直接,是最佳选择,我想让大家真的觉得这个群有价值。

 

见实:你新建的社群里,行业里这些人最关注的话题是什么?

多多:大家最关注的,就是如何粗暴变现。可能之前做内容真的做累了,大家的认知已经有了很大转变,很少有人再去想怎么涨粉了。

-END-

独家:那个在抖音涨粉500w,却因此躁郁的95后女孩

前几天,一篇《两个月涨了500w粉丝,然后我躁郁了》的文章意外在圈子内刷屏,作者多多在一个失眠的清晨,复盘了自己在抖音里赚钱的辛酸历程。文中作者提到的各种经历,也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

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真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热闹吗?在抖音内几百万粉丝的小博主怎么艰难变现?很多亏钱的人为什么还不愿意退出?

见实第一时间约到95后姑娘多多聊了聊,讨论到了一个抖音博主在变现方式上的各种艰难尝试、以及行业内亏钱成为常态、吹牛造假流行、沉没成本过高、很多人因认知偏差被割韭菜的事实。

“抖音让我躁郁,一会给我希望,一会又让我绝望。躁郁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有时你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觉得视频肯定会爆,因为抖音真的会给你这样的想象空间。但有时它又会一巴掌将你打回谷底,可能你的视频立刻就被限流了。”

在这篇文章里,你会看到一个抖音博主遇到的真实困惑,以及她的变现思考和对行业的思考,姑且不去看这些思考是否对错,我们只当成一个已踩了无数坑后的博主,对后来人苦口婆心的忠告。如下,enjoy:

鸟哥笔记,视频直播,见实,抖音,直播

95后姑娘:多多

见实:你的帐号目前一共有多少粉丝?

多多:抖音、快手两个平台加起来有500万。去年8月开始做,有7、8个账号,账号类型有:美食、美妆、剧情等。大规模涨粉主要是从去年8月到10月,我在去年十一小长假期间,疯狂发视频,有几条视频连着爆火,突然就涨了很多粉丝。

 

见实:看你的文章,感觉虽然粉丝多,但变现这条路依旧很难?

多多:对,我们这样几百万粉丝的小博主,如果不和大机构合作,本身又没有很强的商务能力,就很难变现。

一条视频的单价确实很高,可能一个200万粉丝的账号报价在3万左右,只有大品牌才愿意投放,但大品牌又不愿意找小博主,而是通常把广告单给到广告公司或打包给机构。机构里有特别大的头号博主,才能把广告资源向下分配,给一些小博主去试。

 

见实:你从去年8月共投入了多少钱,赚钱了吗?

多多:我感觉并没有赚钱,损耗了我很多精力、时间、情绪。但这件失败的事对我成长很大,让我意识到,流量是流量,变现是变现。

 

至于投入的金钱,当时只算了其中一个号的成本,截止目前,账面投入35万左右,收回的款是26万,星图里还在走账期的款是33万,这个帐期还没有到,我觉得它依然是一件挺辛苦、且遥遥无期的事。

 

见实:在变现这条路上,还有过哪些试错?

多多:以前做公众号的变现思路:先涨粉,之后等广告主上门来投放。我们在做抖音账号时,也用同样的思路,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号,有了500万粉丝。

 

一开始有接到大品牌的广告,尤其在去年12月变现很疯狂,当时甲方不太在意ROI,想要曝光,只看播放量。但后来这样的甲方就越来越少了,大家开始关注真实的转化,也发现抖音的粉丝量、视频播放量,与你的转化率、ROI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这条变现的路行不通。

 

后来用投放抖加的方式做ROI,也有数据特别好的时候,比如投100块钱的抖加,可以出80多单。但这件事不能一直做,它是一件比较投机、需要批量制作的事情,需要很多个小号做群控,但我不是一个投机主义者,当时不屑于赚这样的钱。

 

也尝试过拿这些帐号去开直播,但也放弃了。因为视频流量和直播流量是2个池子,即使你是个有几百万粉丝的博主,你开直播的等级依然是从一级开始,可能你开直播只有10个人看。

市面上直播团队的成本非常高,投放成本也非常高,比如直播间推抖加,可能投几千块钱都会打水漂,因为用户3秒就滑走了。而另一种通过发短视频引流到直播间的方式,虽然投抖加的价格会低一点,但引流的数据完全撑不住带货数据。

 

我们尝试了各种变现方式,最终的结论是:一定要深耕自己擅长的方向,想清楚变现方式。如果先积累粉丝,再去变现,会被成本和帐期拖死。

鸟哥笔记,视频直播,见实,抖音,直播

多多的某个抖音账号

见实:你之前也做公众号,发现它和抖音的流量变现逻辑有什么不同?

多多:1)公众号有了流量就能变现,而抖音不一定。2)公众号非常侧重用户,用户基数决定文章的打开和传播,阅读量基本可以稳定保持在一个数据;而抖音非常侧重内容,即使一个新号,只要内容足够好,也一定会被更多人看到。

 

3)抖音对于商家其实有更多优势,比如甲方自己做个号,只要货足够好,内容足够好,无论粉丝量多少,一定会有好的转化。所以抖音是甲方直接掏钱向抖音买流量的一个池子,不需要太多前期积累。而公众号偏向于内容创作者去向甲方收费,然后甲方掏钱买流量。

 

见实:你和其他人交流,总结出来抖音常见的变现方式有哪几种?

多多:去年大家的方式就是视频挂车,然后投抖加。当时做批量账号,或者有一个款卖爆了,就可以赚很多利润。但今年4月开始,抖音一直在限制这件事情,比如封号等,所以今年用这种方式的人就变少了。

 

最近用的比较多的是:做个空号去投放抖加,就是拿一个没有粉丝的号发视频,然后在直播间投抖加直接卖货,这里主要靠选款,选款大于技术。

还有纯靠流量变现,可以直接挂个小程序,然后按照流量和点击率计费。也有人确实靠直播卖翡翠赚钱了,因为它们的客单价很高。其实变现方法很多,选择适合自己的最重要。

 

见实:你那篇文章留言,有人说自己亏了几百万,亏钱是行业常态吗?

多多:对。因为大家蜂拥而入到一个产业里,只看到了头部的收入回报,没有考虑自己的变现能力,就盲目入场了。交学费是必然的事,只是多与少的区别。

 

我认为接下来,做直播亏钱的人也会非常多,这个坑是大家亏得更厉害的一个赛道。这件事不是很多人的专项,是一件完全陌生的事,但大家立马买设备、组团队,都是血本无归的事情。

我现在没有太多精力和钱去在这件事上“赌博”了,资金链很厉害的团队可以去交这个学费,但我不想再去踩这个坑了,而是深耕我能做到的变现内容,比如公众号和社群。

 

见实:既然很多人都亏钱,目前退出这个战场的人多吗?

多多:我没见过什么真正的退出,抖音让所有人的沉没成本过高了。比如有大机构做了一堆废号,虽然发现不值钱,但之前投入的成本太多,可能每个月烧十几、二十万成本在里边,但账号就这样不要了吗?团队就这样解散了吗?没有人想要真正放弃。因为前期投入太高,导致大家无法全身而退。

 

所以抖音让我躁郁,一会给我希望,一会又让我绝望,所有人都会陷入这种混乱状态。我相信再过半年或一年,直播也会给大家同样的感觉。

躁郁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有时你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觉得视频肯定会爆,数据肯定会好,直播一定会1分钟出100单,因为抖音真的会给你这样的想象空间。

但有时候它又会一巴掌把你打回谷底,可能你的视频立刻就被限流了,直播间被封了,出现各种事情。它就是让你不停遇见问题,解决问题,不停去做情绪管理的一个项目。

 

见实:整个行业中,除了沉没成本过高,还有哪些比较麻烦的事?

多多:很多人想靠MCN融资,但我觉得MCN里泡沫太大了,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很多人都在吹牛。一个机构开始吹牛,一场直播开始吹牛,就会连带整个行业走向恶性循环。如果你不吹牛,你就接不到单子,就活不下去。某些机构看着有几个亿的粉丝,看着特别牛,但事实上每个月都在亏损。

很多造假的人,就造假在认知偏差上。很多甲方不知道账号粉丝究竟值多少钱(有人说抖音100万粉丝相当于公众号10万粉丝,但如果是泛粉丝,可能连公众号1万粉丝的变现价值都抵不上),投资方也不知道你这个盘子只是看起来很大而已。

造假可以骗一笔融资、骗一个合伙人、骗一个人入场,但你骗不过自己真实的变现数据,有一天很容易翻车。包括直播也是这样,有很多刷单现象。这是我所能看到的,它真的不像周围人说得那么好,市面上那些机构吹的牛,我会把他们的话除以10来听。

如果这个行业还不出现很好的规范,没有一件逆转的事可以剔除掉行业渣滓的话,真的会劣币驱逐良币,让真正有产量、好的博主会因为粉丝量小而不被人看到,而让那些会吹牛、造假的公司反而吃到红利。

 

见实:行业里除了吹牛、造假外,还有什么现象?

多多:在抖音上收割韭菜、做课程类型的人也相对比较过分。这些人教别人怎么做抖音账号、怎么涨粉,在一定程度上贩卖的是大家的焦虑,他只在乎让你一夜涨粉,让你的数据爆了,但没跟你说怎么变现,割完韭菜就不管了。

但他们活的很滋润,这也是去年抖音里最赚钱的一个项目。虽然有很多人已经被割韭菜,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事,觉得有很多红利。大家都非常焦虑,只要有一个地方产生了焦虑,就会有一个地方去收割这些韭菜,这就是认知偏差带来的学费。

大家处在一个很盲目的阶段,可能看到好朋友赚钱了,就觉得自己不去布局短视频、直播,会在下一个阶段被时代淘汰,所以都提前重仓了这件事,但它却可能亏损到让你直接连这个时代都无法跟上。所以不要被焦虑打败,不要去想着其他人做什么就跟着做,重要的是要专注于自己能做什么事情,什么东西是可以持续变现的。

 

见实:现在还想要入局抖音的创业者,怎么做可以规避大坑?

多多:第一,好的内容一定会被看见。第二,建议大家上手就去将流量变现,如果无法变现,就要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想法出了问题。不建议大家批量孵化素人,要直接去变现,不管是卖货还是投放等方式。

第三,创业者要先想清楚自己做抖音的变现方法,先把所有变现方法列出来,再把自己能力范围内可以做的相关事情列出来,做一个减法,把能力范围边界外的事情全部划掉,如果有一件事可以去做,那就去做,如果没有就不做。

 

其实我把抖音归为一个内容和音乐平台,它就是让你高兴一下,娱乐一下,最开始也不是一个商业类型平台。但因为时代带给我们的焦虑,我们强行让平台去做变现,平台也很被动地一直配合我们。

抖音没有任何问题,但因为市场不规范、很多人的商业逻辑有错,才出现了靠投机取巧才能收割流量的事。我经常想,也许不是抖音改变了我们,而是我们改变了抖音。

 

见实:你这些帐号打算怎么处理?会卖掉吗?

多多:不打算卖掉,因为粉丝不值钱,如果卖的话,市面上一毛钱左右一个粉丝。打算继续做两件事,一是把之前数据好的视频再发一下,二是继续观望,看要不要转型,用更好的方式变现。

见实:接下来会深耕社群?还有什么新的计划?

多多:打算先把我的这个小社群做好。做这件事会让我思考,流量的价值到底在哪里?以及能够对接到的资源够不够价值?

发了那篇文章后,整个媒体圈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是因为这个圈子的人足够精准。可能群里进来的十几个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会发现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因为我们分享的内容,以及我们互相对接到的资源才是有价值的,才可以给大家真正带来变现。

我一开始也没想做付费,很多人以为我割韭菜,但付费最简单、直接,是最佳选择,我想让大家真的觉得这个群有价值。

 

见实:你新建的社群里,行业里这些人最关注的话题是什么?

多多:大家最关注的,就是如何粗暴变现。可能之前做内容真的做累了,大家的认知已经有了很大转变,很少有人再去想怎么涨粉了。

-END-

独家:那个在抖音涨粉500w,却因此躁郁的95后女孩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