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推网

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阅读全文什么小说 陈黄皮叶红鱼全文免费阅读

说推 发布于 01月21日 阅读 2,139 本文共2356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6分钟。
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你想要的!
陈黄皮叶红鱼是作者一举成神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咱们接着往下看我出生那天,天降异象。为了让我活命,退隐的爷爷为我订亲续命。二十年后,因为爷爷给的一场造化,已成首富的未婚妻一家,却与我退婚。他们太低估了我爷爷的实力,太小觑了我的背景,结果报应来了……
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阅读全文什么小说 陈黄皮叶红鱼全文免费阅读 网络快讯 第1张

 
《陈黄皮叶红鱼小说》 009 低估 免费试读
胡三刀竟喊出了我的名字,还让我跟他走。
看来他真认识我爷爷,从他刚展露的一身道行来看,他是有真本事的,应该是个可信之人。
“胡先生,你可不能就这样走了啊。麻烦送佛送到西,帮我叶家把麻烦彻底解决。”叶青山一听胡三刀要走,连忙说道。
胡三刀看向叶青山,道:“把这黄皮子尸首埋在后院的柳树下,暂时没事。至于后续,我也无能为力。还是那句话,你坏的是青麻鬼手的规矩,望你及时醒悟,还来得及。”
说完,胡三刀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跟他走。
叶青山显然明白了胡三刀的意思,有点不情愿地说:“可是陈黄皮他……”
我知道叶青山的意思,他是看不上我,觉得我配不上他女儿,但他又不便直说。
我叹了口气,跟着胡三刀离开了。
来到距叶家大院一公里处的一巷子前,胡三刀停了下来,我也跟着驻足。
“黄皮,没什么想问的?”他看着我,态度和蔼,似乎还把我当作涉世未深的晚辈。
我问他和我爷爷是不是认识,他目视远方,那对坚毅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敬畏和不舍。
“认识,我的命是陈老先生救回来的,他算得上是我的半个老师。所以你有难,我不会袖手旁观。”胡三刀郑重说道。
他情真意切,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对他好感又升了些许,在这偌大的城市像是有了亲人一般。
“刀叔,我刚才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黄大仙的行为有点诡异,本来我以为他是想和红鱼结婚,夺造化。但它却没有这样做,反倒是一直吓唬红鱼,就像是在激将我出手一样,这是怎么一回事?”我问出了心中的疑虑。
胡三刀诧异地看了我一眼,道:“不愧是青麻鬼手的孙子,聪慧过人。没错,这黄皮子原本目的是想夺造化,但它自打来了叶家,就被控制了。刚才它分明是想激你出手,这样你就坏了你爷爷定下的规矩,你和叶红鱼的娃娃亲将功亏一篑。”
听了胡三刀的话,我后背浸出一身冷汗。难怪这黄皮子要等我出现再作怪,原来已然成了别人的工具。
太险了,刚才我差点就要出手为叶家办事了。
“多谢刀叔及时赶来,我还是年轻气盛了。不过这黄皮子我之前就接触过,怕是最少也有两百年修为了,假以时日是可能化形封仙的,到底是啥玩意控制的它?刚才那香炉里的香三根半,指的就是那玩意吧,那是啥?”我忍不住追问道。
我是真的好奇,这半神半鬼的东西是啥,要不是成亲之前我不能给叶家看事,我刚才都要自己看了。
胡三刀点了根烟,陷入深思,良久他才摇了摇头,对我说:“我也看不出来,只知道这玩意厉害得紧。我甚至看不透它要毁了你和叶红鱼的婚事,是冲着你,还是冲着叶红鱼,甚至说是冲着你俩一起来的。”
果然是个邪门的玩意,看来我得小心为妙了,不管它是冲着谁来的,我都要尽快入赘叶家,那样我就可以无所忌惮地和它过招了。
胡三刀见我沉默,以为我害怕了,笑着拍了拍我肩膀,说:“黄皮,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爷爷可是青麻鬼手,藏在叶家的这玩意固然邪异,但陈老爷子不惜折寿也要为你订下娃娃亲,他下的棋没那么容易破的。我会动用一些人脉,给你撑腰,只要叶家应下这门亲事,任他魑魅魍魉,也别想破青麻鬼手的局!”
胡三刀说这些的时候,目光坚定,似乎对爷爷有着十足的信心,极其敬畏。
爷爷给我讲过很多风水界的奇人轶事,却很少讲他自己,虽说当年在老家发生了那场震惊风水界的定亲之事,但那时候我才两岁,没给我带来太大震撼。
于是我忍不住问胡三刀:“刀叔,我爷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在风水界威望如何?”
胡三刀狠狠吸了口烟,只说了一句话:“一聋二瞎三瘸四鬼手,你爷爷是唯一一个全身而退之人。”
我呆愣地站在原地,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一聋二瞎三瘸,这三人爷爷给我讲过,可以算得上是风水界的传奇人物了。
江南有个王聋子,双耳失聪,却能听万里事,曾一剑万里封喉。
西北有个赵瞎子,擅分金定穴,任你王侯将相之墓,他都能在里面睡上三天三夜,全身而退。
苗疆有个李瘸子,鬼斧神工,一双鬼手能扎出三千世界,他就是爷爷当年游历南方讨水喝时,遇到的那个有大神通的扎纸匠。
爷爷居然能和这三大奇人齐名,他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伟岸如山。
而爷爷这样的神人一直说自己极其渺小,不足一提,还说我有希望改变风水师的命运,我顿时觉得身上的担子重了很多。
“行了,黄皮你回去吧。在叶家应了这亲事前,你还是别来了,我会尽快托人来叶家游说的。”一根烟抽完,胡三刀对我说道。
我心中感激,看向胡三刀,刚要出言感谢,猛然发现他泪堂深陷,子女宫隐隐有一丝血气环绕。
这不是好兆头,暗示胡三刀有绝后之相。
我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胡三刀对我有恩,而且他这凶兆明显是因为帮我办事,得罪了藏在叶家那邪乎玩意,才惹祸上身。
叶家之事我不能看,但胡三刀的事我可管定了。
于是我立刻对胡三刀道:“刀叔,你有儿女吗?你帮我破灾,肯定得罪那东西了。它连黄大仙都能控制,也是有了神通了。我怕他报复你,我能不能去你家看看啊?”
胡三刀看向我,忍不住道:“黄皮,你是不是得了你爷爷真传?”
我没藏着掖着,点了点头。
胡三刀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开心道:“哈哈哈,世人都以为陈言一身通天本领跟着他入土了。以为他孙子是个无才的病秧子,取名黄皮只为忍辱偷生。可谁又曾想过真这样的话,老爷子会甘心吗?”
笑罢,他看向我,说:“罢了,黄皮,你跟我走一趟吧。有机缘的话,也许能提前弄明白藏在叶家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不过你得答应刀叔,遇到麻烦不要出手,交给刀叔就好了。你还年轻,有些麻烦你还没能力处理。”
胡三刀显然也低估了我的能力,不过这也正常,我一直是跟着爷爷秘密学阴阳玄术,在世人眼里我就是个废物。
哪怕继承了爷爷衣钵,又怎可能这么年轻就有所作为呢?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1
or

相关文章

更多

https://hm.baidu.com/hm.js?88630d3b0b69b173a810c4d3a1a1214c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