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推网

入骨相思谁不知陆清歌霍景帆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说推 发布于 01月15日 阅读 170 本文共2023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6分钟。
佣人的话让他再度憋了口气,放下刚出院的湘宁赶紧回来看她,她倒好,不冷不热的,真是疯了!
哐当!
季湘宁将桌子上摆放的水晶饰品摔在了地上,立刻碎成一快快的。
“湘宁小姐。”佣人听到声音想要进门查看一下出了什么事,却被她大声吼走。
“滚!不许让霍先生知道。”
剧烈起伏的胸口过了许久才稍微平复了一些,她眼神狠辣的看着地上的狼藉,手指一点点的收紧。
“陆清歌,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要惩罚你!”
咬紧的唇瓣松开,她唇角浮现一抹阴险的笑容。
陆清歌,你等着吧,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陆清歌怀孕进入第七个月,突然变得特别嗜睡,多睡几个小时,就可以少面对霍景帆几个小时,虽然体重在直线飙升,她都懒得管了。
客厅的电视节目有些吵,霍景帆随手换了个台,就听见里面的主播正一脸凝重的报道。
“陆氏掌门人因为行贿、偷税漏税已经被相关部门调查,另外有指陆氏工程偷工减料,存在安全隐患,目前陆氏所有项目停工,等待质检部门调查结果……”
霍景帆指尖一顿,下一瞬回过神来,已经飞快切断了电源。
怎么会这样?
“先生,要不要叫醒太太吃饭?”
佣人的声音让他迅速回过神,霍景帆抬头看了眼卧室的位置,“让她再睡一会儿,另外,把家里的网断掉,电视让人搬到仓库,还有她的手机也收起来,如果太太问,就说辐射的东西太多,对胎儿不好。”
“哦,好的。”
佣人都懵了,太太都快生了,家电的辐射应该没什么关系了吧。
“我出去一下。”
霍景帆将遥控扔在一边,拿起西装外套,脸色冰冷,大步走了出去。
季湘宁满意的看着新闻上的报道,修剪干净的指甲用力在脖子上抓了几下,好看的天鹅颈上立刻多了血道子。
门外响起有力急促的脚步声,她擦干净指甲,他这么快就来了。
眼底的恼火和恨意一闪而过,房门推开的时候她已经半低头哭着处理伤口,听到声音才抬起头,一脸无辜可怜的看向站在门口的霍景帆。
“景帆哥,你怎么来了?”
霍景帆被这可怜的眼神看的有些犹豫,陆氏的事情,来的太急,也太蹊跷,他竟然会怀疑……
等走进看到她白嫩的脖颈上鲜血淋漓伤口时,心更是跟着一揪,“怎么受伤了?”
“我今天想出去走走,却没想到碰到了陆清歌的妈妈……”
霍景帆一听,眼角瞬间眯起,“她打了你?”
“只是些小伤,我也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季湘宁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皮,有些慌张无措,“景帆哥,我是不是做错了,你过来是因为陆家难为你了?对不起,你以后别来我这里了。”
委屈痛苦的眼泪滴在霍景帆手上,原本想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霍景帆伸手将她搂入怀里,眉头收紧,“胡说什么呢,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入骨相思谁不知陆清歌霍景帆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网络快讯 第1张

陆家的事情,绝对不能让陆清歌知道。
安抚完季湘宁,霍景帆才开车回了别墅,他刚刚打电话吩咐了下去,希望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陆清歌睡的昏昏沉沉,肚子里突然一疼,她猛然清醒,看着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吓得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都已经秋末了,怎么还会下雨。
霍景帆的努力显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三天后,陆振雄站在陆氏顶楼天台上,精明霸气的脸上有些颓败,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
“老陆,你下来,你别吓我啊。”
陆母在一旁吓得脸色白成纸,“大不了就什么都不要了,你还有我和女儿。”
听到女儿两个字,陆振雄眼神忍不住多了拨动,他的宝贝女儿,从小到大不管想要什么,他都会给她弄到手,包括霍景帆,可是这一次,他有些后悔。
如果不是因为霍景帆,陆氏不会走到这一步。
“不要让歌儿知道公司的事情,她怀着孕,受不了刺激。”
“我听你的,你下来好不好?”
陆母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可陆振雄却笑着摇了摇头,“傻瓜,事情闹到这哥地步没办法全身而退,我陆振雄绝不会去吃牢饭,瑞士的账户我给你和歌儿存了一大笔钱,好好的照顾保护我们的宝贝,老婆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
“不!”
陆母尖叫一声,却根本阻止不了陆振雄下坠的身形。
砰!
霍景帆赶到的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被清理走了,只有地上还残留着一大片模糊的血肉,陆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扬手朝着他脸上抽了一记耳光!
“霍景帆,我恨不得撕了你,可是为了歌儿我不会,但你听着,只要你敢对歌儿不好,我不要这条命也要杀了你!”
霍景帆皱眉抹了抹嘴角,一贯冷静高贵的女人突然变得狰狞戾气,可他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他只是痛恨他们逼迫他娶了陆清歌,却从没想过要他的命。
本应该爆发的新闻,被霍景帆花了大价钱压了下来,相关的调查也随着陆振雄的死而结束。
陆清歌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心里却有种说不上来的踏实。
最近霍景帆经常外出,不用看到他和季湘宁恩爱的新闻也挺好的。
“张妈,我妈最近都没给我打电话吗?”
妈妈平时都是一周打一次电话问肚子里孩子好不好,这两周却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有些奇怪。
“刚才妈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明天来家里吃饭。”
霍景帆刚好从外面走进来,截住了佣人张嘴正要说出来的话。
“张妈,那受累明天多准备些我妈爱吃的菜。”
“是,太太。”
张妈连忙点头,心里忍不住有些怜悯,陆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太太还蒙在鼓里,也真是个可怜人。
第二天陆母来家里探望,虽然花费了一些心思化妆,可还是让陆清歌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